急性肾炎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中医五脏六腑用药要诀 [复制链接]

1#
全国治白癜风最好医院 http://baidianfeng.39.net/a_zhiliao/160725/4910787.html

1》心经用药歌:
  助阳桂附与细辛,泻火黄连栀子心,龙眼熟地补心血,生地胶冬养心阴,人参五味益心气,朱砂琥珀安心神,通窍菖蒲苏合香,豁痰牛黄竹沥临,欲化瘀阻急性子,桃仁川芎与丹参。
  
  2》肝经用药歌:
  羚角钩丁熄肝风,镇肝赭石与决明,龙胆芦荟泻肝火,滋养肝血首乌贞,柴胡郁金疏肝郁,柔肝止痛归芍灵,香附青皮理肝气,丹皮姜黄血瘀通。
  3》脾经用药歌:
  脾气不足参术山,导滞枳实厚朴添,温脾干姜吴茱萸,中阳衰微姜附安,升清升麻与荷叶,清泻大黄与黄连,湿盛苍术薏苡苓,醒脾藿蔻与佩兰。
  4》肺经用药歌:
  麻杏紫苏散风寒,清肺黄芩地骨前。葶苈白前泻肺饮,干姜细辛化寒痰,杷叶瓜蒌肃肺气,款冬紫菀润肺全,参芷五味益肺气,沙参二冬肺阴添,热痰贝母天花粉,敛肺百合银杏安。
  5》肾经用药歌:
  助阳肉桂与附子,益火之源消阴翳,黄柏知母泻肾火,壮水之主益精液,五味蛤蚧纳肾气,壮阳起痿问肭脐,阳起石与淫羊藿,菟丝潼蒺盐巴戟,金樱锁阳固精关,枸杞熟地精血添,强筋健骨壮腰膝,鹿茸龟板补骨脂。

脏腑用药妙诀


  肺疾用药妙诀


  桑叶杭菊味苦甘,疏散肺卫风热先。


  前胡杏仁入太阴,咳嗽初起肺气宣。


  桑皮配伍淡黄芩,泻肺泄热功堪任。


  野荞麦根配连翘,肺系热甚咽喉清。


  麻黄宣肺杏仁合,降气化痰平喘息。


  苡仁杏仁共入方,化湿除痰能止咳。


  痰热欠母蒌皮联,寒痰半夏陈皮痊。


  款冬紫苑亦治咳,理肺温润痰嗽安。


  热伤肺津津液耗,芦根石斛鲜用妙。


  沙参麦冬甘苦寒,清金润肺奏奇妙。


  胖大海合净蝉衣,化痰开音投最宜。


  旋复花加海浮石,痰鸣气逆哮喘医。


  补骨脂兼紫石英,补肾敛肺上气宁。


  人参哈蚧治虚喘,纳气归肾研未珍。


  仙鹤草伍白芨片,功专止血安肺金。


  心脑病用药妙诀


  黄芪宜与人参共,心气虚弱首当宗。


  孩儿参合丹参用,益气行血心痹通。


  胸膺痞闷或隐痛,香附郁金两相同。


  当归身与酸枣仁,营血不足心怔忡。


  温补心阳桂与草,止汗除烦药力宏。


  蜜炙远志淮小麦,安神宁心总堪供。


  夜交藤偕合欢皮,通治失眠建奇功。


  痰火内发心官病,菖蒲郁金宜窍好。


  类中胆星天竺黄,豁痰清热不应少。


  半身不遂亦可治,地龙牛膝用须草。


  心下支饮长沙法,白术泽泻疗昏冒。


  天麻更同白蒺藜,头晕目眩常取效。


  景天三七徐长卿,研吞能除癫痫扰。


  脾胃病用药妙诀


  柴胡黄芩调升降,肝胃不和法宜尝。


  芍药甘草缓急求,苏梗香附疏理良。


  九香虫共八月札,通则不痛气滞解。


  丹参苦同血竭配,痛则不通血瘀泰。


  旋复代赭治噫气,降逆宣中仲师旨。


  呃忒频仍尚有方,柿蒂应偕刀豆子。


  连翘若还配知母,胃脘灼热服之愈。


  扁豆山药补中虚,嘈杂思食勿庸虑。


  白螺蛳壳能制酸,更增瓦楞效益显。


  纳谷式微劝加餐,木瓜乌梅宜膺选。


  腹痛泻泄木乘土,白术还需佐白芍。


  全瓜蒌合望江南,便秘何愁取入药。


  肝胆病用药妙诀


  柴胡配合制香附,疏肝理气如桴鼓。


  厥阴热邪入黄芩,奏效还赖连翘辅。


  川楝延胡古方有,气血并调胁痛愈。


  田基黄偕鸡骨草,清肝泄热宜并取。


  阴亏生地白芍尝,血虚归身首乌当。


  女贞子与墨旱莲,乙癸同源双补强。


  鳖甲再加生牡蛎,软坚消症用勿忘。


  葫芦麦柴疗膨胀,煎汤代水法尤良。


  茵陈若获栀子襄,功擅利湿兼退黄。


  海金沙共金钱草,肝胆结实力能除。


  肾病用药妙诀


  肾虚汗出逢于风,风水黄芪防已使。


  白术倘与山药配,健脾益肾法可恃。


  巴戟仙茅温肾阳,滋肾生地山茱萸。


  知母更兼川黄柏,下焦湿热恒相须。


  南芡实加白莲须,固肾涩精功殊显。

五脏六腑辨证用药经验整理(刘臣彬)

心与小肠

一、心气虚与心阳虚

包括某些虚弱病症,神经官能症,心绞痛,心梗、心律不齐,心衰,休克等病症,具有以下征候者。

主症:心气虚则心悸、气短、自汗,活动时加重,胸前憋闷,面色晄白;苔白,舌质淡,脉细弱或结代。心阳虚在心气虚的基础上,又出现畏寒肢冷症状。严重则发生心阳虚脱,大汗淋漓,昏迷不醒,四肢厥冷,脉微欲绝。

病机:心气不足或心阳不振时,心肌鼓动血脉力弱,心搏加快,故心悸气短,脉细弱。心阳不振时阳气不通,心脉痹阻,故心胸憋闷;阳气不达于面,故面色晄白。心气不足,卫外之气不固,则自汗。气来不匀,则脉结代。阳气不达于肌表,则形寒。心阳虚脱时,心液随阳外溢,则大汗淋漓;神失所主,故昏迷不醒;阳气不达于四肢,故四肢厥冷,脉微欲绝。

治法:补心气、温心阳、安神。

药物:

补心气:人参、党参、黄芪、西洋参、太子参。人参能使真气起于无有之乡。

温心阳:附子、肉桂、干姜,久病用吴茱萸。

安心神:茯神、远志、枣仁、柏子仁、五味子、夜交藤、龙骨、牡蛎、龙齿、朱砂、琥珀、磁石。

随症加减:心悸用人参,心胸闷痛加元胡、桃仁、红花;多汗用龙骨、牡蛎、五味子;不眠加茯神、远志、枣仁、柏子仁;水肿加茯苓、泽泻、牛膝、车前子、猪苓。

方药举例:

心气虚用四君子汤加减,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心慌重用人参20克,心阳虚加附子15克,心阳虚浮肿合五苓散。心阳虚脱用参附汤,人参50克、附子20克。

二、心阴虚与心血虚

包括某些虚弱症,神经官能症,贫血,白细胞低下,血小板减少等。

主症:心悸心烦,健忘,失眠多梦,脉象细弱为心血虚;兼有五心烦热,盗汗,颧红,口干,舌干尖赤或口舌糜烂为心阴虚。心血虚,舌质淡白,面色萎黄、或苍白。

病机:心血虚,血不外荣,则舌质淡白,面色萎黄、或苍白;心血不足时心阳偏亢,血热流速快,则五心烦热,盗汗,颧红,口干,舌干尖赤或口舌糜烂。心血虚,神不内守,故失眠多梦;入睡后,阳附于阴,阴虚,阳无所附,津液随阳外泄而为盗汗。

治法:补血、滋阴、安神

药物:

补血:用四物汤,补血生血重用地黄、白芍各50克,生精血;活血补血重用当归、川芎各30—50克,但重用当归30—克,则出现缓泻,因此,不是血虚便秘,当归、川芎用25—30克;白细胞低,加阿胶以补胶原蛋白。

滋阴:用生地、玄参、丹皮、天冬、麦冬。重者用水牛角、牛黄。

安神:用茯神、远志、枣仁、柏子仁、夜交藤、龙骨、牡蛎、龙齿、朱砂、琥珀。

随症加减:心烦加栀子,口舌生疮、糜烂加灯心草、竹叶、木通、黄连;盗汗加龙骨、牡蛎、麻黄根、低热加地骨皮、青蒿。

方药举例:

心阴虚用地骨皮饮,心阴虚失眠用天王补心丹。

三、心火上炎

包括舌炎、舌体糜烂、口腔溃疡、支原体感染、血热、病毒性心肌炎,不明原因低烧。

主症:以舌尖红、舌体糜烂或溃疡、五心烦热为主症。或见夜寐不安,口渴思饮,尿黄、尿痛。苔黄,脉数。

病机:心开窍于舌,心火上炎,则舌尖红、舌体糜烂或溃疡;心火内炽,则烦热不眠;热伤津液,则口渴思饮;心与小肠相表里,心火移于小肠,则尿黄、尿痛;苔黄,脉数无力,为阴虚内热之象。

治法:清心泻火

药物:

滋阴:用生地、玄参、天冬、麦冬、牡丹皮。

清火:用竹叶、莲子蕊;重者用黄连、栀子,芦根、茅根。

随症加减:口渴思饮用天花粉、生地、玄参、麦冬;舌疮重者加连翘、青黛、板蓝根、木通。

方药举例:一般用导赤散加减。竹甘通地。竹叶、甘草、木通、生地黄。

四、胸阳不振、心血瘀阻

常见于重症心律失常、心绞痛、心梗。也见于一些疾病晚期。

主症:心前区或胸骨后刺痛或闷痛,心悸怔忡,脉象涩结;重者面色青紫,舌质紫黯,口唇手足青紫,四肢冰冷,昏厥,脉微欲绝,为心元暴脱。

病机:胸阳不足,血行障碍,心脉痹阻,故有心前区或胸骨后刺痛或闷痛,心悸怔忡,脉象涩结;四肢冷,脉微细欲绝,为阳气不达于四肢所致。

治法:活血化瘀,大补元气。

药物:

活血化瘀:用桃仁、红花、水蛭、赤芍、丹参、郁金。代表方剂用血府逐瘀汤。

治疗心悸怔忡:大补元气用人参。

四肢发冷加附子,代表方剂用参附汤;脉微欲绝,人参重用到50克,党参重用到克。

五、痰迷心窍

患者脑血管意外,中风、脑卒中、脑出血多属此症。

主症:意识朦胧,甚至昏迷不醒人事,喉中有痰声噜噜,苔白腻,脉象滑数、弦滑。

病机:心主神志,痰蒙清窍心脑,产生神智障碍,故有朦胧、昏迷不醒。滑脉主痰,故脉滑;数脉主热,患者发热,弦细相兼而数,主病位在脑。

治法:涤痰开窍,清热。

药物:

清热开窍用安宫丸。

涤痰:用贝母、天竺黄、胆南星、竹沥;化寒痰用陈皮、半夏、远志、天南星。

开窍:用石菖蒲、郁金。丸散可用麝香、冰片

寒痰代表方药:涤痰汤、苏合香丸。

清热代表方剂:清瘟败毒饮。

六、痰火扰心

主要是神智疾病,西医的精神分裂症、癔病、躁狂状态。

主症:胡言乱语,哭笑无常,狂妄躁动,怒目而视,打人毁物,幻听、幻视,舌质红,苔黄腻,脉象滑数、弦数。

病机:痰火扰心,则神智错乱;火属阳,阳主动,故表现为兴奋状态(亢进);怒目而视,打人骂人,幻听幻视,是肝肾阴虚,虚火上炎,扰乱轻窍(心神)所致。苔黄腻,舌尖红是火盛;脉滑为痰,脉数为热,脉弦为肝火,弦滑数相兼,为病位在脑。

治法:清热化痰开窍。

药物:用礞石滚痰丸,安宫丸加减。

清热:用黄芩、黄连。

泻肝火:用龙胆草、柴胡、黄芩、生牡蛎。

滋阴凉血:用玄参、生地、丹皮、水牛角。

化痰:用竹茹、川贝母、胆南星、半夏。

开窍:用石菖蒲、郁金。

安神:用朱砂、琥珀、远志。

七、小肠气痛

西医的肠痉挛、疝气。

主症:小腹绞痛,胀痛,肠鸣,排气则舒,或者阴囊疝痛,苔白,脉弦。

病机:小肠之气,感受寒凉,寒性收引则疼痛;腹胀肠鸣,则气滞,排气则舒是气滞暂通,而症状缓解。小肠下坠阴囊,是疝气作痛。苔白为寒,脉弦为痛。

治法:行气止痛

药物:

理气:用枳实、枳壳、厚朴、木香、陈皮。

疝气:用吴茱萸、青皮、乌药、川楝子。

止痛:用元胡。

随症加减:疝气加橘核、荔枝核。寒甚加附子、肉桂、补骨脂。

肝与胆

一、肝郁气滞(肝气不舒)

包括神经官能症,慢性肝炎、胆囊炎、小叶乳腺增生,月经前后不定期,胆结石等。

主症:常见两胁胀痛或窜痛,胸闷不舒。胸胁乳房小腹胀痛。伴随呕逆吐酸、食欲不振、腹痛腹泻、周身窜痛,咽中有物梗塞、癥瘕积聚(癥瘕都是坚硬不移的肿块,常见肝脾肿大、肠痉挛;瘕聚,都聚散无常)、月经不调等。苔白,脉弦。尤其左关弦。

病机:情志不舒,恼怒伤肝,引起肝气郁结,性失调达,故出现两胁胀痛、窜痛,胸闷不舒,且疼痛长随情绪变化而增减。肝气上窜于咽喉,与痰互结,则咽中似物梗塞。肝气横逆,克脾土,侵犯脾胃,胃失和降,则脘痛、呕逆吐酸,食欲不振;脾气失和则腹痛腹泻。“气行则血行,气滞血亦滞”,肝气郁结产生气滞血瘀,则胁部刺痛不移,,逐渐产生癥瘕积聚。肝脉与冲脉相连,冲脉主月经,故肝郁气滞能引起月经不调。

治法:疏肝理气

药物:

疏肝:用柴胡、香附、郁金、青皮。胁痛重加元胡、川楝子。肝气犯胃用木香、佛手。

随症加减:呕逆用悬覆代赭汤;吐酸用黄连、吴茱萸、乌贼骨;腹胀重加厚朴、枳实、枳壳;腹泻加苍术、白术、茯苓、诃子;肝脾肿大加桃仁、红花、丹参,重者加三棱、莪术、鳖甲、白花蛇舌草、半枝莲、八月札。

方药举例:男用柴胡舒肝丸、女用逍遥散加减。梅核气用半夏厚朴汤,或者四七汤。

二、肝经实火

高血压病、更年期综合症、上消化道出血、胆石症、鼻衄、急性结膜炎。

主症:头痛眩晕、耳鸣耳聋,急躁易怒,面红目赤,胁肋灼痛,甚至吐血衄血。兼见尿黄赤,口苦便干,苔黄,脉弦数。

病机:肝火上攻于头,则头痛眩晕,面红目赤。胆经布于耳,肝与胆相表里,肝有病则胆受之,肝火循经上入于耳,则耳鸣耳聋,其特点为突然发作,鸣声如潮。肝失疏泄,肝气郁结化火,扰及两胁则胁肋灼痛;肝火上炎灼伤络脉,可骤然吐血衄血,舌质红,苔黄,苔黄腻,脉弦数,为肝火旺盛之象。

治法:清肝泻火

药物:

1、清肝药:肝火上升于头部轻者用桑叶、菊花。上升于目用草决明、青葙子、菊花、木贼、夏枯球。

2、泻肝火药:肝火重者用龙胆草、栀子、黄芩、连翘。

3、随症加药:吐血衄血加仙鹤草、白茅根、丹皮、藕节、小蓟。头痛头晕加龙骨、牡蛎。便秘加芦荟、大黄。血压高加钩藤、菊花、夏枯草、槐角、草决明、青木香、桑寄生、杜仲炭、牛膝。

方药举例:一般用龙胆泻肝汤加减。龙胆草、黄芩、栀子、木通、生地、当归、牛膝。

三、阴虚肝旺

高血压病、神经官能症、眼科疾病。

主症:头痛眩晕,烦躁易怒,颧红,五心烦热,舌红,脉弦细数、或细数无力。或见耳鸣耳聋,麻木、震颤,眼干,口燥咽干,面部烘热,腰酸腿软,少寐多梦。

病机:肝阴不足,则肝阳上亢,肾阴不足,也导致肝阳上亢。肝阳上亢,则头痛头晕、眩晕,烦躁易怒。阴虚生内热,则颧红、五心烦热。肾开窍于耳,肾阴不能上充于耳,则耳鸣耳聋。肝阴不足,不能濡养筋脉,则肢体麻木、甚至震颤。口燥咽干,面部烘热,都是阴虚内热虚火上炎之证。肝属木,木生火,火属心,心火内扰神明,则少寐多梦。腰为肾之府,肾主骨,肾虚,则有腰膝酸软。肝经实火与阴虚肝旺虽然都有头晕头痛、耳鸣耳聋,但前者常突然发病,来势较急,症状明显;后者则逐渐产生,症状较轻;前者有尿黄,舌红苔黄,脉弦数、滑数的实火现象;后者有颧红、五心烦热,脉象虚数无力、细数而软。等虚火现象。

治法:滋阴、平肝、潜阳

药物:

1、滋肝阴:生地、玄参、天冬、麦冬、枸杞、山萸肉、何首乌、女贞子。

2、补肝血:当归、川芎、阿胶、地黄、白芍、鸡血藤。

3、平肝潜阳:平肝用天麻、钩藤、僵蚕、菊花,潜阳用生龙骨、生牡蛎、生石决明、煅磁石、紫贝齿。

4、随症加减:眼干加菊花、草决明、枸杞;口燥咽干加天花粉、石斛、麦冬;麻木震颤加钩藤、僵蚕、鸡血藤。

方药举例:一般用杞菊地黄汤加减。熟地、枸杞、茯苓、丹皮、泽泻、菊花、钩藤。

四:肝风内功

1、热动肝风(热极生风)

见于高热惊厥。

主症:高热、抽搐、甚至神志昏迷。舌质红,脉弦数。

病机:热极生风,出现肢体抽搐,两眼上翻。常见于婴幼儿。热扰心神,则神志昏迷。诸风掉眩,皆属于肝。

治法:清热熄风

药物:

(1)、熄风:轻者用钩藤、僵蚕、地龙;重者用全蝎、蜈蚣,高热不退并发抽搐者用羚羊角粉。

(2)、清热:清热泻火药:生石膏、寒水石、知母、黄连、栀子。清热解毒药:金银花、连翘、大青叶、板蓝根、青黛。

(3)、随症加减:昏迷,加菖蒲、郁金。

方药举例:一般清瘟败毒饮加减。生石膏、知母、生地、玄参、栀子、连翘、钩藤。重者用用羚羊钩藤汤加蝎尾粉、钩藤、生地、水牛角丝、玳瑁、菊花、羚羊角丝。

2、阴虚阳亢、肝风内动

常见于脑溢血、高血压脑病。

主症:素有头痛、眩晕、麻木,突然昏厥,抽搐,或口眼歪斜,偏瘫。舌质红,脉弦细。病位较浅、病情轻者,只出现口眼歪斜,语言不利,肢体麻木或偏瘫。病位较深、病情重者,除以上症状外,尚有神志不清或昏迷。中风时常伴随喉中痰鸣、舌苔滑腻。有的连续几天不省人事,最后死亡。重者,脉象弦滑、促、代。

病机:素体阴虚,肝阳易亢,化火生风,风火交煽,挟痰上扰,蒙蔽清窍,则神志昏迷,流窜于经络,则肢体麻木;风痰阻于脉络,气血流通不畅,则口眼歪斜,舌强不语或偏瘫。舌质红,脉弦细,或弦细数软无力,均属阴虚肝旺之象。一旦弦滑、促、代,则有危险。

治法:滋阴平肝、熄风开窍

方药举例:

一般用镇肝熄风汤加减:生龟板、生牡蛎、生赭石、生地、玄参、丹皮、怀牛膝、石菖蒲。

随症加减:眩晕加磁石、生石决明;痰多加半夏、胆南星;抽搐、痉挛加僵蚕、全蝎、地龙、羚羊角丝;昏迷加石菖蒲、郁金。后遗症期用补阳还五汤加减。

五、寒滞肝脉

睾丸、附睾疾患,疝气。女子宫寒、产后风湿久病。

主症:少腹胀痛,睾丸坠胀,或阴囊回缩。少腹胀痛长牵引睾丸,坠胀剧痛,受寒则重,得热则缓,或见畏寒肢冷。女小腹凉、痛、胀,牵引腰部,下肢冰冷,风吹则过,如穿透感,或下肢关节痛。或者长期胃痛、久病后心脏疾患,头顶痛。女30—40岁见部分子宫、附件肿瘤患者(久病)。

病机:寒浸肝脉,寒从足起,久病入厥阴经,导致寒者凝滞变化诸症,一派寒象,误诊纷纭。

治法:温肝散寒、理气补肾。

药物:

1、温肝:以理气为主用青皮、小茴香、乌药。以散寒为主,五药联手,附子、肉桂、补骨脂、杜仲炭、吴茱萸。

2、补肾用山芋、山药、熟地,补五老虚损用玉竹、黄精、仙茅、巴戟肉、肉苁蓉。

3、随症加药:少腹或睾丸疼痛,重用川楝子、元胡。疝气或附睾肿痛加橘核、荔枝核。

方药举例:教材用暖肝煎:当归、小茴香、乌药、肉桂、茯苓、荔枝核。常用右归饮、金匮肾气、吴茱萸汤加减。女用陈自明温经汤合上药。

六、肝胆湿热

急性黄疸性肝炎,急性胆囊炎,胆结石、胆和胰腺肿瘤出现感染。

主症:巩膜皮肤发黄,色泽鲜明,胁痛较著,尿少黄赤,或见发热口渴,恶心呕吐,食少腹胀。舌质红、舌苔黄腻,脉弦数、或者滑数,左关滑。

病机:脾胃运化失常,湿浊内生,湿郁化热,蕴结于肝胆,致使胆汁外溢,浸及肌肤,发生黄疸。湿热犯胃,则恶心呕吐,食少腹胀(肝功能不好)。热邪灼伤津液,则发热口渴,尿少而黄赤。湿热蕴结,则舌红苔黄腻。脉弦数为肝胆热盛之象。本证胁痛显著,而脾经湿热则消化道症状严重。

治法:清热利湿

1、清热:清热利湿常用茵陈,清热燥湿常用黄芩、栀子、黄连、黄柏。

2、利湿:猪苓、茯苓、泽泻、车前子、滑石。

3、随症加药:恶心呕吐加藿香、佩兰、竹茹;胁痛加川楝子、元胡;腹胀加大腹皮;热重加蒲公英、、双花、连翘、板蓝根;湿重加苍术、车前子;便秘加大黄,胆结石加金钱草、海金沙、鸡内金、虎杖。

方药举例:一般用茵陈蒿汤加减:茵陈、栀子、大黄、茯苓、车前子、龙胆草、木通。结石用大柴胡汤加减。

脾与胃

一、脾胃虚弱(脾气虚、胃气虚)

胃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胃炎,慢性肠炎、结肠炎,慢性痢疾,胃肠功能紊乱、胃神经官能症,肠结核、慢性肝炎、肝硬化、放化疗后不能饮食。

主症:面色萎黄,倦怠乏力,食欲不振,胃脘满闷,嗳气吐酸,胃痛喜按,食后痛减,腹胀便溏。舌淡苔白,脉象细、弱、濡软。或见呕吐、浮肿。(脾虚三大主症:腹胀、便溏、食少纳呆)。

病机:脾有病,则胃受之,脾胃虚弱,即脾气虚及胃气虚同时出现,但也有单独出现者。胃主受纳,胃气虚则胃纳减少;胃气主降,胃虚失其和降反而上逆,则嗳气吐酸,胃痛喜按,得食痛减,均为虚象。脾主运化,脾虚则运化失常,出现食后胃脘满闷,腹胀便溏。脾胃气虚水谷化生精微减少,则面色萎黄,倦怠无力。脾虚不能运化水湿,则浮肿。舌质淡,苔白,脉脉象细、弱、濡软,均属气虚之象。

治法:健脾和胃

药物:

1、健脾:人参、党参、茯苓、山药、炒薏苡仁。

2、和胃:陈皮、木香、法半夏、阳春砂、白蔻、草寇。

3、随症加减:食欲不振加鸡内金、砂仁;吐酸加乌贼骨;呕吐加生姜、半夏、竹茹;胃脘痛加白芍、甘草;腹胀加厚朴、木香;便溏加赤石脂、诃子。

方药举例:一般脾胃虚弱用四君子汤加减。人参、白术、茯苓、甘草。脾虚重者用参苓白术散。

二、脾胃虚寒

胃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胃炎,慢性肠炎,慢性痢疾,胃肠功能紊乱,水肿,慢性肝炎,肝硬化,慢性结肠炎,妇女白带过多。

主症:腹胀、便溏、食少纳呆三大主症的基础上,又出现了寒症,就是虚寒。胃腹隐隐作痛,喜热喜按,口泛清水,呃逆呕吐,食欲不振,食后腹胀,久泄不止,肢冷乏力。或见尿少浮肿,皮肤萎黄而晦暗,白带清稀而多。舌质淡,苔白滑或白腻,脉沉细而迟软无力。或脉右关弱,六脉迟。

病机:脾胃虚寒,多为脾胃疾病迁延日久,失于调治,正气不足所致。阳虚生外寒,则畏寒肢冷;寒性收引,其性疼痛,寒邪凝滞中焦脾胃,则胃腹隐痛,得热得按则寒气散,而痛减。胃阳不足,则食少腹满。寒饮不化而上逆,则口泛清水;胃气不降,上逆则呕吐呃逆。脾阳不足,不能运化水湿,则久泄不止,或浮肿尿少,或白带清稀而多。寒湿停滞脾胃,胆液与寒湿相结,则肤色晦暗发黄。脉右关弱,为脾虚,六脉迟为寒症。

治法:温中健脾

药物:

1、温中:用良姜、姜、附子、天南星、吴茱萸。

2、健脾:用苍术、白术、砂仁、白蔻。

3、补脾用人参、党参、黄芪、甘草。

4、随症加减:胃痛重用良姜、香附;肢凉怕冷加吴茱萸、附子、肉桂;久泻加炮姜、赤石脂;呃逆加丁香、柿蒂;呕吐加陈皮、生姜、半夏;或加草蔻、良姜、生姜汁;浮肿加猪苓、泽泻、茯苓、薏苡米。食欲差加砂仁、鸡内金、谷芽、麦芽。

方药举例:一般用六君子汤加减。人参、白术、茯苓、甘草、木香、砂仁、半夏、陈皮、良姜、香附。

三、中气下陷

慢性肠炎、慢性结肠炎、慢性痢疾、肠功能紊乱、脱肛、胃下垂、子宫脱垂、肾下垂、睾丸下坠、重症肌无力等。

脾胃虚弱症候兼见言语气短,动则气坠,深吸气方快,疲乏无力,困倦。或见久泻脱肛,子宫下垂,小便淋漓不尽。舌淡苔白,脉象虚大,右关纯虚脉。

病机:脾胃之气不足,又称中气不足、中气下陷。脾主肌肉,肌肉微软无力,不能上托脏器、组织,导致下陷。

治法:补中益气

药物:

1、升阳举陷:升麻、黄芪,最好重用克。

2、健脾益气:黄芪、党参、人参、太子参、西洋参、白术、苍术。

3、随症加减:久泻加诃子肉、补骨脂、乌梅。小便淋漓难进加肉桂。睾丸下坠加补肾药山芋、山药、熟地、仙茅、巴戟、附子、吴茱萸。

方药举例:一般用补中益气汤加减。黄芪、人参、白术、陈皮、升麻、槟榔、枳壳、柴胡。

四、脾虚湿困(湿困脾阳、寒湿困脾)

慢性胃炎、胃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肠炎,慢性痢疾,胃肠功能紊乱,水肿,慢性肝炎,肝硬化,慢性结肠炎,白带过多。

主症:轻者脾虚兼见湿的症候,重者脾阳虚兼见寒湿症候。饮食减少,胃脘满闷,恶心呕吐,口粘不渴,渴不欲饮,头重如裹,身困体沉,腹泻肢肿,或皮肤晦暗发黄,白带多。舌苔厚腻,脉缓。

病机:湿重伤脾或脾阳先虚,运化迟缓,致使湿浊中阻。湿困于上,则口粘,头重如裹;湿阻于中,则饮食减少,胃脘满闷,恶心呕吐;湿迫于下,则腹泻、肢肿、白带量多。寒湿阻于脾胃,胆汁与寒湿相结,则身黄晦暗。水湿充于肌肤,则神困体沉。舌质淡,苔白厚腻,脉缓,均属脾阳不运,湿浊内蕴之象。

治法:健脾利湿(运脾化湿)

1、健脾:人参、白术、黄芪。

2、燥湿:苍术、厚朴、草果、半夏、天南星、

3、化湿:藿香、佩兰、砂仁、蔻仁。

4、利湿:猪苓、茯苓、泽泻、薏苡米、车前子。

5、随症加减:胃脘满闷加厚朴、苍术;恶心加藿香、佩兰;腹泻加山药、莲子肉;黄疸加茵陈、干姜;头重如裹加白芷;浮肿加大腹皮、泽泻。

方药举例:一般用胃苓汤加减。即平胃散合五苓散加减。苍术、白术、厚朴、茯苓、泽泻、猪苓、薏苡米、车前子。

五、脾藴湿热

急性黄疸性肝炎、急性胆囊炎、湿疹、脓疱病

主症:面目发黄,鲜明如橘色,脘腹胀闷,不思饮食、厌油腻,恶心呕吐,尿少而赤。或身痒,发热,口干苦,便秘或大便不爽,或皮肤疮疡、湿疹流黄水,舌苔黄腻,脉濡数。

病机:嗜食辛辣肥甘厚味,引起脾湿胃热,湿热交阻,胆汁与湿热相结,外溢于肌肤而发黄致痒;热为阳邪,故黄色鲜明如橘色;湿热中阻,则不思饮食,厌油腻,甚至胃浊上逆而恶心呕吐;湿热下注膀胱,而尿黄短赤;湿盛则泄泻;热盛则发热,口干,大便干结。舌苔黄腻,脉濡数,均属湿热熏蒸之象。本证之黄疸,消化道症状严重脉缓;肝胆湿热之黄疸,肝胆经症状严重脉濡弦,需细分辨。湿热在皮肤,则成湿疹、脓疱病、皮肤溃疡等。

治法:清热利湿

方药举例:黄疸常用茵陈蒿汤加减。茵陈、栀子、茯苓、泽泻、白茅根、焦山楂、佩兰、板蓝根。

脓疱病和湿疹用:生薏苡米、黄柏、栀子、黄芩、金银花、连翘、生地、玄参、苦参、地肤子、白鲜皮。

随症加减:食少厌食油腻加黄连、焦山楂;恶心呕吐加陈皮、竹茹;尿少身倦加薏苡仁、六一散,大便不爽加大黄、番泻叶。

六、脾不统血

各种出血疾病。功能性子宫出血、痔疮出血、血小板减少性紫癜、过敏性紫癜、血友病、皮下出血等。

主症:脾气虚兼有出血者。面色无华、萎黄,气短懒言,肢体困倦乏力;月经过多,点滴而下;便血,尿血,皮下出血等。舌质淡,苔薄白,脉细,沉细而缓。

病机:脾虚不能统血,则血不归经,溢于脉外。面色无华、萎黄,气短懒言,肢体困倦乏力,舌质淡,苔薄白,脉细,沉细而缓。都是脾虚症状。

治法:补脾摄血、引血归经

药物:

1、补益脾气:黄芪、党参、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大枣。

2、止血:仙鹤草、刘寄奴、艾炭、血余炭、棕榈炭。

3、随症加药:呕血加紫草、仙鹤草;便血加生地榆、槐花、侧柏叶或伏龙肝;尿血加旱莲草、小蓟。胃出血加三七。

方药举例:一般用归脾汤加减。人参、白术、黄芪、当归、木香、仙鹤草、刘寄奴。

七、心脾两虚

神经官能症、心率失常、早搏、贫血、轻度失眠。

主症:心悸健忘,心悸怔忡,失眠多梦,食欲减退,腹胀便溏,倦怠无力,面色萎黄。舌质淡,苔薄白,脉细。左寸弱、右关弱。

病机:心主神志,脾主运化。心虚则神不内守,出现健忘失眠、思慕无穷,多梦纷纭,心悸怔忡;脾虚则运化失司,则食欲减退,腹胀便溏,倦怠无力,面色萎黄。六脉沉细,为气血不足,心脾两虚之象。

治法:补益心脾

药物:

1、补心:人参、黄芪、党参、西洋参、太子参。

2、不眠:枣仁、柏子仁、茯苓、茯神,思虑过度用远志。

3、补脾:黄芪、党参、白术、茯苓、山药、甘草。

方药举例:一般用归脾汤加减。

八、肝脾不和

神经官能症、肝炎、肝硬化。

主症:既有肝旺的症候,又有脾虚的症候。两胁胀满,不思饮食,腹胀肠鸣,大便溏泻。舌质淡,苔白腻,脉弦。

病机:肝木克脾土,肝气郁结,横逆犯脾,脾虚而运化失常。

治法:疏肝健脾

药物:

1、疏肝:柴胡、白芍、香附、郁金。

2、健脾:白术、茯苓、薏苡米、山药。

3、随症加药:胁肋胀痛加柴胡、白芍、青皮;腹胀加厚朴、木香;便溏加莲子肉、伏龙肝、石榴皮。

方药举例:一般用逍遥丸加减。柴胡、白芍、茯苓、白术、广木香、香附、郁金。

九、胃火炽盛(邪热扰胃、胃火)

某些传染病高热期、糖尿病、牙周病、口轻溃疡等。

主症:烦渴多饮或渴欲饮冷,多食易饥,口臭嘈杂,牙龈肿痛,大便秘结。舌质红,苔黄腻,脉洪大、滑数。

病机:胃火炽盛耗伤胃阴,则口渴多饮或喜冷饮;火能消谷,则多食易饥。胃热上蒸则口臭嘈杂;齿龈为胃经脉络所过,胃热上冲,则牙龈肿痛。热伤津液,则大便秘结。舌质红,苔黄腻,脉洪大、滑数,均为胃火炽盛之象。

治法:清胃泻火

药物:

清胃火:生石膏、知母、栀子、黄连、黄芩、山豆根、大黄。清热生津用石斛、天花粉、芦根、北沙参。

方药举例:山豆根、生石膏、知母、升麻、黄连、当归、生地黄、玄参。

十、胃阴不足

慢性胃炎、胃神经官能症、消化不良、糖尿病。

主症:口唇干燥,不思饮食,食后饱胀,大便燥结,干呕呃逆,舌干少津,舌质红,少苔或无苔,脉细数无力。

病机:脾胃虚弱,饮食减少,不能化生水谷精微,阴液之源枯竭,或胃火耗伤津液,虚火上扰,胃阴不足,则见口干唇燥,大便秘结,舌质红,脉细数无力等症。胃阴亏耗,胃失濡养,纳化失司,导致饮食减少,食后饱胀;胃失和降,则干呕呃逆。

治法:滋阴养胃

药物:

1、养胃阴:北沙参、麦冬、生地、玄参、石斛、芦根、天花粉、玉竹、西洋参、太子参。

2、随症加药:口干舌燥加芦根、天花粉;干呕加竹茹;呃逆加代赭石、旋复花;便秘加火麻仁、郁李仁、小胡麻。不思饮食加砂仁、白蔻、鸡内金。

方药举例:一般用麦门冬汤加减。麦冬、沙参、生地、石斛、太子参、乌梅。

十一、肝胃不和

胃溃疡、慢性胃炎、胃神经官能症、肝炎、肝硬化。

主症:胁肋胀痛,胃脘胀满、疼痛,食欲不振,嗳气吐酸或呕吐,或见心烦易怒,脉弦。

病机:肝木克脾土,肝强脾弱,左关脉弦,右关脉弱。肝强木旺则胸胁乳房胀痛;胃弱土衰则腹胀、便溏、食少纳呆。

治法:疏肝和胃

药物:

1、疏肝:香附、郁金、柴胡、白芍、香橼、佛手。

2、和胃:陈皮、半夏、砂仁、木香。

3、随症加药:疼痛拒按加香附、郁金;泛酸嘈杂加吴茱萸、黄连;或加乌贼骨;口苦加黄连;嗳气加旋复花、佛手。

方药举例:一般用四逆散合左金丸。柴胡、白芍、陈皮、枳壳、半夏、吴茱萸、黄连。

十二、食滞胃脘

消化不良、停食、急性胰腺炎、肝功能不好。

主症:胃腹胀满,呕吐酸腐,嗳气反酸,不思饮食,大便溏薄或秘结。舌苔厚腻,脉滑,关部滑重。

病机:饮食积滞、饱食过伤脾胃,脾之运化失司,中焦气机受阻,则脘腹胀满;食滞于胃,浊气上逆,则嗳腐吐酸,不思饮食,大便溏薄或秘结;食浊中阻,则舌苔厚腻,脉滑;中州位于右关,则关脉滑重。

治法:消食导滞

药物:

1、健脾消食:消肉食用山楂;消谷食用炒谷芽;消面食用炒麦芽、焦神曲;消食开胃用鸡内金。行气开胃用砂仁;开胃止吐用蔻仁。

2、导滞:炒枳实、炒枳壳,焦槟榔、炒莱菔子、大黄。

3、随症加减:口臭加黄连、栀子。

方药举例:一般用保和丸加减。焦山楂、焦神曲、焦麦芽、炒莱菔子、茯苓、半夏、枳壳、陈皮、连翘。

肺与大肠

一、肺阴虚

肺结核、慢性支气管炎、支气管扩张。

主症:咳嗽无痰或痰少而粘,有时带血,潮热盗汗,手足心热,午后颧红,或有咽干喑哑,舌质红而干,或有裂纹,无苔,脉细数。

病机:肺阴亏虚,津液被灼,肺燥火盛,则干咳少痰。虚火伤络,则痰中带血。虚火内炽,则有潮热,颧红,手足心热;虚火逼津外泄而盗汗;津液被劫,咽失滋润,则咽燥声哑。舌质红而干,或有裂纹,无苔,脉细数,均是阴虚内热之象。

治法:滋阴润肺

药物:

1、养肺阴:南沙参、天冬、麦冬、百合、生地、玄参、玉竹、西洋参。

2、清虚热:青蒿、鳖甲、地骨皮、秦艽。

3、随症加减:热痰加桑白皮、黄芩、鱼腥草、败酱草;盗汗加浮小麦、五味子;咳甚加百部、紫苑、款冬花;痰中带血加三七、侧柏叶、仙鹤草。

方药举例:一般用百合固金汤,或滋阴清肺汤加减。生地、麦冬、川贝母、沙参、百部、山药、玄参、甘草、白芍、当归、马兜铃。

二、肺气虚

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肺结核、肺心病。

主症:咳嗽无力,痰多清稀,甚至喘促短气,面色晄白,声音低弱,乏力自汗。舌质淡,苔薄白,脉细弱。

病机:肺主气,肺气虚,则咳嗽无力,短气而喘,声音低弱;气虚者津液不能运化,而成痰

湿,则痰多清稀。气为血之帅,虚者血不上荣,则面色晄白。肺气虚弱,卫外不固,则自汗。舌质淡、脉细弱,为气虚之象。

治法:补益肺气

药物:

1、补肺气:人参、党参、太子参、西洋参、黄芪。

2、随症加减:咳喘气促加百部、五味子;自汗加麻黄根、浮小麦;痰多咳重加紫苑、款冬花、半夏、甘草。

方药举例:一般用补肺汤加减。黄芪、党参、五味子、紫苑、半夏、甘草。

三、肺燥咳嗽

感冒、支气管炎。

主症:干咳无痰或痰少不易咯出,鼻燥咽干,咳甚则胸痛,或有形寒身热等表证,多见于秋季干燥之时。舌尖红,苔薄黄,脉细数。本证以肺燥为主,无阴虚症状,可与肺阴虚鉴别。

治法:清肺润燥

药物:

1、清肺润燥:初起可用桑叶、杏仁、枇杷叶。久咳可用芦根、知母、南沙参、天冬、麦冬。

2、随症加减:咳重加前胡、桔梗;痰少难咳加贝母、竹茹。

方药举例:一般用沙参麦冬饮。初起用清燥救肺汤合桑杏汤加减:生石膏、桑叶、杏仁、沙参、麦冬、贝母。

经久不愈用养阴清肺汤加减:知母、生地、麦冬、川贝、百合、沙参。

四、肺热咳喘

急慢性支气管炎、支气管扩张继发感染、肺炎初中期、肺脓肿、喘息性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

主症:咳嗽或哮喘,痰黄粘稠,或咳吐脓血,气味腥臭,胸痛,或有恶寒发热。舌苔黄或兼黄腻,脉数、滑数、右寸洪大。

病机:邪热蕴肺,煎熬津液为痰。邪热与痰浊相结,阻于七道,影响肺气出入,使肺气不能肃降,则有咳喘。痰黄为肺热的主症,若热壅血瘀则化脓血痰。肺气不利则胸痛,肺火炽盛则发热,兼有表症则畏寒。舌苔黄或兼黄腻,脉数、滑数、右寸洪大。为痰热互结之象。

治法:清肺化痰

药物:

1、清肺热:鱼腥草、败酱草、黄芩、栀子、生石膏、桔梗。

2、化痰热:瓜蒌、贝母、竹茹,痰稠可加海浮石、黛蛤散。

3、排脓化瘀:排脓用苇茎、败酱草、鱼腥草、薏苡仁、冬瓜仁、桔梗。化瘀常用桃仁、红花、赤芍。

4、止嗽平喘:常用麻黄、射干、枇杷叶、杏仁,兼有痰嗽加马兜铃、白前,喘重加苏子、莱菔子、地龙、葶苈子。

5、随症加药:咳吐脓血加金银花、连翘;咳重加桑白皮、车前子;痰黄稠加贝母、瓜蒌、海浮石;胸痛加瓜蒌、赤芍、元胡;咳血加仙鹤草、侧柏叶、白芨、丹皮。

方药举例:一般常用麻杏石甘汤加减。麻黄、杏仁、生石膏、桑白皮、瓜蒌。

清热解毒化瘀:肺脓肿,用《千金》苇茎汤加味。苇茎、薏苡仁、瓜蒌仁、桃仁、冬瓜仁、金银花、连翘、皂刺。

五、肺寒咳喘

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喘息性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

主症:轻者咳嗽痰白清稀,形寒怕冷,不渴;重者咳嗽胸闷,呼吸急促。表邪未解,则恶寒发热,头痛无汗,鼻塞流涕,舌质淡,苔白滑,脉浮,或浮紧。

病机:寒痰犯肺,肺气不宣,则咳嗽多痰,痰白清稀。寒邪郁于肌表肺卫,则形寒拍冷;寒邪未化热,则口不渴。邪实气壅,肺气失降,则咳喘胸闷。舌质淡,苔白滑,脉浮,或浮紧,为邪在肺卫,风寒外束之象。

治法:温肺化痰

药物:

1、温肺止咳:细辛、姜、紫苑、款冬、百部、白前、前胡。

2、化寒痰:半夏、陈皮、白芥子。

3、随症加药:表寒轻者用荆芥、防风;重者用麻黄、桂枝;喘重加麻黄、苏子、莱菔子;咳重加前胡、百部;重寒加细辛、干姜、附子。气血不足可加人参。

方药举例:一般用小青龙汤加减。麻黄、细辛、干姜、半夏、橘红、五味子。

六、痰浊阻肺

慢性喘息性支气管炎、支气管扩张。

主症:咳嗽气喘,胸部满闷,不能平卧,痰多粘稠,苔腻脉滑。

病机:痰浊阻塞肺气,气机不得升降。

治法:燥湿涤痰、降气平喘

方药举例:偏寒者用二陈汤合苏子降气汤加减。苏子、厚朴、半夏、陈皮、远志、射干。

偏热者用清金化痰汤加减。黄芩、栀子、瓜蒌、橘红、贝母、苦葶苈子。或用葛根黄芩黄连汤。

七、肺脾两虚

主症:肺虚久嗽,痰多清稀,气短,胸闷;脾虚见食欲减退,腹胀、便溏、乏力,舌质淡,苔白,脉濡细。

病机:肺脾久病,可互相致病。出现肺气不足,脾气虚弱症候。

治法:补益脾肺

方药举例:一般常用六君子汤加减。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半夏、陈皮、木香

砂仁。

随症加减:腹胀加厚朴、枳壳;食欲不振加白蔻、砂仁;便溏加莲子肉、山药、苍术。咳嗽有痰加紫苑、款冬花、半夏。

八、肺肾阴虚

常见于结核病后期、也见于慢性支气管炎、肺心病、支原体感染、病毒感染。

主症:咳嗽痰少,动则气短、气喘,腰酸腿软,骨蒸潮热,盗汗遗精。舌红,有裂纹,苔少,脉象细数,细数无力。

病机:肺阴久虚,导致肾阴亦虚。干咳少痰,五心烦热,腰酸腿软,脉象虚数。

治法:滋阴补肺

方药举例:一般用百合固金汤,或者麦味地黄汤加减。生地、丹皮、山芋、山药、麦冬、玄参、贝母、五味子。

九、大肠湿热

急性细菌性痢疾,慢性痢疾急性发作,阿米巴痢疾。

主症:腹痛、里急后重,下痢脓血,肛门灼热,小便短赤,形寒发热。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重者,病势凶险,甚至昏迷,难治。

病机:湿热在肠,气血受阻,传导失司,则里急后重、腹痛;湿热之毒,伤害气血,则下痢脓血;湿热下注,则肛门灼热、小便短赤;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为湿热内盛之象。重者,湿热化毒,内攻脏腑、进入营血,发生烦躁、昏迷、高热,则病势凶险。

药物:

1、清湿热:黄芩、黄连、白头翁、秦皮、马齿苋。

2、随症加减:表症未解加葛根;热毒甚加双花、连翘;腹痛加白芍、木香;食滞加槟榔、焦楂;脓血加丹皮、赤芍;神昏加安宫丸、紫雪丹;阿米巴痢疾加鸦胆子。

方药举例:一般用白头翁汤和葛根芩连汤加减。白头翁、黄连、黄芩、木香、白芍、秦皮。

肾与膀胱

一、肾阳虚

某些衰弱性疾病、慢性小球肾炎、肾病综合症、肾上腺机能减退症、神经衰弱。

主症:肾气虚主症是“腰膝酸软无力”,同时出现畏寒肢冷,脉象沉迟,就是肾阳虚。腰膝酸软,手足不温,腰脊酸痛,阳痿早泄,性欲减退;或尿少浮肿,或食少便溏,面色晄白,舌质淡,苔白,或舌体伴有齿痕,脉沉细而迟。六脉迟,双尺弱。

病机:肾阳虚,阳气不达于四肢,则畏寒肢冷,面色晄白。腰为肾之府,督脉贯脊络肾而督诸阳经,肾阳不足,不能温煦诸经,而腰脊酸痛。相火不足,则阳事不举,则性欲减退;精关不固则早泄;阳虚肾气不足,不能气化,肾关不开,水液不能外排,则尿少浮肿,舌体胖而有齿痕;肾阳不足,不能温煦脾阳,则食少便溏。六脉迟,双尺弱,是肾阳虚的主脉。

治法:温补肾阳

药物:

1、滋阴补肾:地黄、山芋、山药、玉竹、黄精、巴戟肉。

2、补肾阳:附子、肉桂、杜仲炭、补骨脂、仙茅、淫羊藿。腰膝酸软常用骨碎补、仙茅、巴戟肉、续断、狗脊;

3、随症加减:早泄加金樱子、锁阳、覆盆子、芡实;水肿加牛膝、泽泻、猪苓、茯苓、车前子;性机能减退加淫羊藿、巴戟肉、肉苁蓉,必要时加鹿茸。

4、方药举例:代表方剂用金匮肾气汤。山芋、山药、熟地三补,丹皮、茯苓、泽泻三泄,附子、肉桂。

二、肾气不固

慢性肾小球肾炎、尿崩症、小便失禁。

主症:小便频数而清,甚至不禁,夜尿多,尿后余沥不尽,腰脊酸痛,或见滑精早泄,面色晄白。舌质淡,苔白,脉沉细。

病机:肾气不足,膀胱之气不能固涩,则小便频数,余沥不尽;夜间阴盛阳微,肾气虚之症状加重,则夜尿多;精关之气不固,则滑精早泄。

治法:固涩肾气。

药物:

1、补肾固涩:用益智仁、桑螵蛸、覆盆子、芡实固涩。山芋、山药、熟地补肾。

2、随症加减:口干加生地、玄参;尿频加黄芪、桑螵蛸、益智仁、乌药、山药。

方药举例:一般用缩泉丸,或桑螵蛸散加减。桑螵蛸、益智仁、山萸肉、沙苑蒺藜、黄芪、乌药。

三、肾不纳气

肺气肿、久病体虚、肺心病晚期。

主症:喘息短气,呼多吸少,活动尤甚,形瘦神疲,或见汗出肢冷。舌质淡,苔白,脉象沉细、微弱。

病机:肾主纳气,肾虚不能纳气,则呼多吸少,喘息气短,;活动后肾气耗损,则症状加重。病情迁延日久,则形瘦神疲;兼有肾阳虚者,则出现汗出肢冷;兼有气血不足者,则心悸气短,动则气喘,病情危笃。

治法:补肾纳气

药物:

1、补肾纳气:用补骨脂、胡桃肉、山芋、山药、熟地、黄精、玉竹。

2、随症加减:兼有心气虚者,加人参、黄芪;兼有血虚者,加白芍、熟地、当归、川芎;多汗加黄芪、龙骨、牡蛎;四肢发冷加吴茱萸、补骨脂、附子、杜仲炭、肉桂;兼有水肿者加牛膝,泽泻、猪苓、茯苓;兼有血瘀者,加桃仁、红花。

方药举例:一般用金匮肾气汤加减。山芋、山药、熟地、丹皮、茯苓、泽泻、附子、肉桂、人参、蛤蚧、五味子、胡桃肉、牛膝。

四、肾虚水泛

慢性肾小球肾炎、慢性肾病综合症、慢性心衰、低蛋白血症。

主症:全身浮肿,腰以下为甚,尿量减少,腰酸痛;重者腹胀满,阴囊肿;或见心悸气短,喘咳痰鸣。舌体淡胖,苔白,脉沉细而迟。

病机:肾阳衰微,不能鼓动肾关,水液排泄障碍,则尿量减少;水液停于肌肤,则浮肿;停于腹腔,则腹满;水气凌心,心包积水,则心悸气短,动则呼吸困难。水泛为痰,则咳喘痰鸣。腰膝为肾之府,肾虚,则腰膝酸软。舌体淡胖,为水肿,水液代谢不佳,脾肾阳虚之象。

治法:补肾利水

药物:

1、补肾:山芋、山药、熟地。

2、利水:猪苓、茯苓、泽泻、车前子、牛膝。

3、随症加减:腹胀加大腹皮、白术、厚朴;腰酸加续断、狗脊、杜仲炭;心悸加人参、远志、柏子仁。水肿重,用利水药不效者加红芽大戟。

方药举例:一般用济生肾气汤,或真武汤合五苓散加减。山芋、山药、熟地、泽泻、牛膝、茯苓、猪苓、玉竹、黄精、附子、肉桂。

水气凌心,加红芽大戟。

五、肾阴虚

结核病、糖尿病、尿崩症、久病体虚、神经性耳聋、不孕症、支原体感染。

主症:低热,五心烦热,颧红,口干,盗汗,腰酸遗精,尿量多,或尿如脂膏;或头晕目眩,耳鸣耳聋,视力减退,或女子闭经不孕,男子精少不育。舌质红光、暗红,舌体有裂纹,六脉细数无力,双尺弱,或者虚大。

病机:肾阴不足,而生内热,则有低热、颧红、口干;阴虚者,睡后,阳无所附,汗液随之外泄而盗汗。腰为肾之府,肾虚主症腰膝酸软。阴虚相火盛,扰动精室则遗精;肾阳偏亢,蒸动肾关,则多尿。精微因肾关不固随尿排除,则尿如脂膏。阴虚,母病及子,阴虚肝旺,则头晕目眩;肾阴不足,不能上荣清窍,则耳聋耳鸣,视力减退。精室空虚,精少,则不育;冲任不足,阴液不足,导致血虚,则经闭不孕。舌质红光、暗红,舌体有裂纹,六脉细数无力,双尺弱,或者虚大,为肾阴虚脉症。

治法:滋阴补肾

药物:

1、补肾阴:熟地、山芋、山药、何首乌、女贞子、玄参、枸杞子、旱莲草、龟板、桑葚子、淫羊藿。

2、随症加药:潮热加黄柏、知母、地骨皮、青蒿;多尿加桑螵蛸、益智仁、覆盆子;闭经加当归、白芍、川芎、益母草;头晕目眩加蔓荆子、菊花、夏枯球、枸杞子。

方药举例:一般用六味地黄汤加减。生地、山芋、山药、玄参、地骨皮、牡丹皮、知母、黄柏。

六、命门火衰

慢性肠炎、慢性痢疾、尿潴留、肠结核、产后风年久、久病入肾。

主症:小腹凉痛,牵引腰膝,风吹透骨,手足常年不温,舌质淡,苔薄白,六脉具迟,右尺独弱。伴随黎明前腹泻,泄后则安,或者排尿困难,女产后百日后多见,关节疼痛,寒凉,白带多,久治不愈,五六年胃痛,十年以上心病心悸,胸痛、头痛等。男阳痿、遗精、早泄、举而不坚。男女不育。长期发冷,甚至夏季不能脱棉衣。

病机:命门就是生殖系统。命门火衰,就是阳虚,相火衰微,不能温煦机体,而出现长期发冷的疾病。典型脉象,右尺独弱,六脉具迟。无论男女,皆表现畏寒肢冷,百病丛生。阳气不能温煦,则男阳痿、遗精、早泄;女小腹凉,牵引腰膝。长期发冷,甚至夏季不能脱棉衣。

治法:温补命门

药物:

1、补阳:五药联手。附子、肉桂、杜仲炭、补骨脂、吴茱萸。非吴茱萸,不能暖小腹命门,吴茱萸走厥阴经。

2、滋养肾脏:山芋、山药、熟地、玉竹、黄精、仙茅、巴戟肉、大云。

3、补益气血:人参、白术、茯苓、当归、川芎、白芍。

方药举例:一般用右归饮合吴茱萸汤加减。山芋、山药、熟地、玉竹、黄精、仙茅、巴戟肉、附子、肉桂、杜仲炭、补骨脂、吴茱萸。

黎明腹泻用四神丸。肉蔻、五味子、炮姜、木香补骨脂。

排尿困难用济生肾气汤合五苓散。

七、心肾不交

神经官能症、某些虚弱性疾病。

主症:具有心经和肾经征候。心悸、心烦、失眠、头晕健忘;遗精、腰酸腿软、耳鸣耳聋,小便短赤或灼热感,舌质红,脉细数。

病机:心火下济于肾使肾水不寒,肾水上济于心使心火不热,叫做水火既济。心火不能下济,肾水不能上济,水火不交,称为“心肾不交、水火不济、坎离不交”。表现心悸、心烦、失眠、头晕健忘;遗精、腰酸腿软、耳鸣耳聋,小便短赤或灼热感,舌质红,脉细数。

治法:交通心肾

方药举例:一般用交泰丸合六味地黄汤加减。生地、茯神、山萸肉、山药、丹皮、黄连、肉桂、酸枣仁。

以遗精为主者,用知柏地黄汤加减。知母、黄柏、生地、玄参、丹皮、山芋、山药、芡实、莲子须。

头晕加枸杞子、菊花;遗精加金樱子、芡实;腰酸腿软加续断、牛膝。

八、肝肾阴虚

贫血、血小板减少、白细胞减少、神经官能症、月经不调、耳源性眩晕、久病虚弱等。

主症:头晕目眩,目干,视物模糊,耳鸣,颧红,口燥咽干,五心烦热,腰酸腿软,遗精盗汗。舌质红,脉弦细。肝血虚除有肝阴虚症候外,尚有口唇及指甲苍白,月经量少或闭经,舌质淡。

病机:肝血不足,则头目眩晕,视物模糊;肾阴虚,则口燥咽干、耳鸣、颧红、五心烦热,腰酸腿软,遗精盗汗。肝血虚,则口唇及指甲苍白;任冲脉虚,则月经量少或闭经。

治法:滋补肝肾

方药举例:一般用杞菊地黄汤加减。枸杞、菊花、生地、山芋、山药、丹皮、玄参、川楝子。

血虚加黄芪、白芍、当归;月经量少加当归、益母草、白芍、丹参。虚热加青蒿、鳖甲。

九、脾肾阳虚

慢性结肠炎、慢性痢疾、慢性溃疡性结肠炎、结核具有肾阳虚体征者;肝硬化腹水、慢性心衰、肺心病、肾小球肾炎、肾病综合症等。

主症:身疲乏力,少气懒言,肢冷便溏,腰寒怕冷,甚至黎明腹泻(五更泻),浮肿或腹水,舌质淡,苔薄白,六脉沉细而迟,尺弱甚。

病机:脾阳不足,则身疲乏力,少气懒言;阳虚不运,则肢冷便溏。黎明之前,阴气盛,阳气衰微,肾阳虚,命门真火不足,则黎明泄泻。肾主水,肾阳虚衰,肾关不开,加上脾不能运化水湿,则浮肿水蓄。六脉沉细,脾阳不足,尺弱,肾虚,迟者为寒。

治法:温补脾肾

药物:

1、温脾阳:炮姜、干姜、肉蔻、小茴香。

2、温肾阳:附子、肉桂、补骨脂、葫芦巴、益智仁。

3、随症加药:腰寒怕冷用肉桂、附子、杜仲炭、吴茱萸、补骨脂。久泻脱肛加赤石脂、黄芪、升麻。水肿加牛膝、泽泻、茯苓、猪苓、白术。腹水加大腹皮,重者加大戟。

方药举例:水肿一般用真武汤合五苓散加减。或用济生肾气汤加减。附子、肉桂、山芋、山药、熟地、丹皮、泽泻、牛膝。

腹泻用附子理中汤合四神丸加减。附子、党参、白术、茯苓、肉蔻、补骨脂、五味子、诃子。

十、肺肾两虚

见于结核病后期

主症:咳嗽痰少,动则气短,腰酸腿软,骨蒸潮热,遗精盗汗。舌红苔少,脉细数。

病机:肺阴久虚致肾阴亦虚,除肺阴虚症候外,并有腰酸腿软,骨蒸潮热,遗精盗汗等症。舌红苔少,脉细数,是阴虚代表脉症。

治法:滋补肺肾

方药举例:用百合固金汤,或麦味地黄汤加减。麦冬、五味子、生地、玄参、百部、山芋、山药、丹皮、地骨皮、贝母、白芍、当归。

十一、膀胱湿热

泌尿系感染、结石、前列腺炎。

主症:尿频,尿急、尿痛或小便困难,突然中断,尿色混浊或有脓血,或为血尿,或尿出沙石,舌苔黄腻,脉象濡滑稍数。

病机:湿热蕴结膀胱,影响膀胱气化,则出现排尿机能异常;湿热煎熬,热结成石,则出现沙石;濡为有湿,滑者为结,数者为热。

治法:清热利湿

药物:

1、清利膀胱湿热:用泽泻、猪苓、车前子、木通、滑石、萹蓄、瞿麦、黄芩、栀子、萆薢。

2、排石:用金钱草、海金沙、冬葵子。必要时加5克芒硝。

3、随症加减:尿血加小蓟、白茅根、生地、生地榆;腰痛加金毛狗脊、续断;小腹痛加川楝子、元胡、乌药;发热加龙胆草、金银花、连翘、知母、黄柏、

方药举例:一般用八正散加减。瞿麦、萹蓄、木通、车前子、滑石、车前子、大黄、芒硝、栀子。

温馨提示:文中所涉及到各类药方、验方等仅供专业中医人士参考学习,不能作为处方,请勿盲目试药,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

随喜转发功德无量!福慧增长吉祥安康!

动手指转发、点赞收藏和留言都是善缘!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